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逄增玉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大半生都在高校教书和从事学术研究。北方人却不能喝酒抽烟,麻将跳舞也都不会。读书教书不是爱好,是生命中不可分离的一部分。教读之余,把所思所感码成文字,是为论文与著作。不敢奢望藏之名山传之百年,只求所思真诚。散步和欣赏自然是校园与书斋生涯中的最大爱好。

网易考拉推荐

三十年代的“论语派”和“论语八仙”  

2010-01-12 23:32:1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是几年前写的学术随笔似的1篇文章。这类的文章写过几篇,陆续抄一点,学生们若喜欢,再把我在日本教书时发表的的一些报刊文章,拿出来,献芹或献丑,顾不得了。

 

 

中国古代散文史上,常有以作家文人的数量和创作倾向来对之进行“流派命名”的现象,如“唐宋八大家”、明代的“公安三袁”、“前七子”、“后七子”等。这类命名大多是后人或史家在进行描述梳理时所作的归纳与概括,当然也不排除有一些是时人之所赐。流风所及,在中国现代文学史上,也出现了这种对某个流派中具有相似倾向的作家进行集体命名的现象,那就是三十年代的“论语派”和此流派中的“论语八仙”。

“论语派”由《论语》杂志(半月刊)而得名。《论语》是林雨堂等人于1932年9月16日创办并由林雨堂主编、主要刊登散文小品的刊物。此外,林雨堂又于1934年和1935年参与创办了《人间世》和《宇宙风》两份刊物。林雨堂在《我们的态度》一文中,说他创办《论语》,“以提倡幽默为主要目标”。在《〈人间世〉发刊词》中,又提出“以自我为中心,以闲适为格调”。这几份刊物均以这样的宗旨相号召,大量刊发上可以写宇宙之大、下可以写苍蝇之微、充满闲适幽默格调的小品散文,一时间写稿投稿者踊跃,刊物发行量可观,在文人圈子中和社会上产生了不小的影响,在三十年代散文创作中刮起一股幽默闲适风,成为当时文坛上引人注目的独特景观,曾经引起鲁迅和左翼文学阵营的反感与批判。

但是,不管是林雨堂的有意提倡也好,还是鲁迅的反感批判也罢,以《论语》杂志为代表的散文小品创作及其倾向格调,实际上已经成为三十年代散文创作中的一个颇有影响、颇具特色的流派,则是毫无疑义的了。尽管“论语”中人始终认为他们只是文人情趣相同,并没有扯旗盟誓结帮结派。正因为在当时他们客观上已经构成为一个文学流派、人们实际上也把他们作为一个文学流派来看待,所以才会有“论语”派之称,相应地,“论语八仙”之类的说法也才会出现于文坛。

不过,“论语八仙”的称呼虽然在当时的文坛上颇为盛传,但具体起于何时、何人、何种刊物已不可考。可以考证确实的,是“论语八仙”所指的八位作家,他们是:周作人,林雨堂,老舍,老向(王向辰),姚颖,何容,海戈(张海平),大华烈士(简又文)。据海戈回忆,当时曾有人在刊物上作了一幅“论语八仙”的漫画,画一船中乘载八人:以林雨堂喻吕洞宾掌舵,以周作人喻钟离坐船首,以姚颖喻何仙姑坐船腰,其他如老舍、老向、何容和被称为“林大师之弟子”或“林门一卒”的海戈等人,亦各有所喻。此漫画虽然属于文人之间的游戏之作,也可能不乏嘲弄讽刺之意,但在“戏笔”之中也透露出历史的真实信息,那就是:不管是褒义还是贬义,“论语八仙”的确已是为当时文坛所承认的“共名”,是对“论语”派散文小品作家集团及其创作倾向的一种颇为准确恰当的形象概括。

若一般地看来,“论语派”或“论语八仙”中的个别人(如海戈)不承认这样的说法或命名,似乎也有他的道理。比如被誉为“八仙”舵手的林雨堂,除了曾与周作人是旧相识外,与其他人都是因为投稿编稿、情趣相投而后相交相识,成为文友笔友,此前并无更多瓜葛。尤其是,《论语》杂志和“论语派”活动的大本营在上海,而被认为是“论语派”精神领袖的周作人,一直是“京兆布衣”,在北平安稳地做着教授和名流,与“论语派”并无组织上的、人事上的瓜葛与联系。但若仔细推敲和往深层里看,周作人之被目为“论语中人”和精神领袖,实际上确有道理,毫不冤枉。这不仅是因为周作人曾在“论语派”的杂志上发表文章,更主要的是彼此同气相求,志同道同。这“同气”“同道”主要表现在:一者,林雨堂与周作人在散文小品写作上以及做人上都提倡幽默闲适“性灵”之风之趣,表现出人生观上的、文学美学追求上的完全“共鸣”,并通过互通文章倡导文风,实际上构成了人生观、文学观、美学观上的南北呼应。二者,他们都对明代公安三袁和竟陵派为代表的抒写性灵闲适、格调清新流丽的散文小品称赞有加,甚至奉为精神源头和创作的圭臬。周作人在《中国新文学的源流》中就曾称道明代的公安派和竟陵派,认为明末的文学运动和五四文学革命及新文学创作多有相似之处。林雨堂更是大力宣传并翻印公安三袁的文集和明代散文小品,称“袁中郎是吾论语中人”。由于存在着这诸多方面的相同与“相投”,所以林雨堂和“论语派”自然而然称周作人也是“论语中人”,引为精神上的同道和“领袖”,周作人事实上也成为这样的同道和领袖。当时的文坛,不论对“论语派”是赞赏还是反对,在论及“论语派”的时候,也常常将林、周并提并称。而林雨堂本人,虽然天性喜幽默自由,爱无拘无束,不爱做也不善做扯旗扎寨的山大王和振臂一呼应者云集的头人领袖,但由于他是“论语派”几份杂志的主要创刊者,并公开打出幽默闲适性灵的旗子竖立于《论语》杂志的山头上,而且这旗子下很快就集聚了一批志同道合的文坛朋友,加之林雨堂自由坦率真诚幽默的性格很有粘合力与凝聚力,所以他之被目为“论语派”的大王和舵手,也在情理之中。“论语八仙”的称呼和漫画出现之后,一次林雨堂写信向老舍邀稿,老舍复函戏称林雨堂为“语帅”,令林雨堂和“论语”朋友乐得捧腹。这虽是玩笑,但也可见“八仙”之类称呼已成为“论语”中人否认中的默认。

“论语八仙”中的诸位“神仙”身上都有着不同的经历和“典故”。其中姚颖的秘密和典故,最足令人为之抚掌。单从名字上来看,姚颖似为女性。她以“京话”为总题目的系列文章,写的是当时首都南京的各种社会人生相,其中尤多以讥刺之笔描画的政府内外达官贵人的可议之事。从文字和内容上看,作者似为一位熟悉政府衙门各种情形且身在其中的人。内容独到又兼文字老辣,所以姚颖的文章成为“论语”同志爱读盼读的文字,自然也成为读者爱读的文字。据海戈的回忆,《论语》曾经征集常为刊物写稿的朋友的相片,准备制版出特刊。姚颖的“玉照”如期寄来,相貌清癯秀美,在几乎全是男同志尊容的照片中显得一枝独秀,别具风采,与其老到老辣的文字不甚“貌合”,引起林雨堂和海戈诸人的私议与怀疑,认为其中颇有问题。后来林雨堂因事到南京,顺道专访姚颖女士,一见面,大为吃惊:姚颖女士者,男人也。原来,姚颖女士是当时直至抗战以前的南京政府秘书长王漱芳的太太,并不写文章,写文章的是王漱芳先生。王身任市政府要职,所以对当朝内外的大小事故,知之甚多甚详。由于对许多事情看不入眼,如骨鲠在喉,不吐不快,但因为自己亦是朝中显贵,牵制甚多,不便公开身份发表批评讥刺性的文字文章,于是便假托其太太姚颖的名字,陆续写下以“京话”为题的文章,寄至上海《论语》刊出,由此演成一段“男扮女装”的“论语佳话”。后来海戈在四十年代写的《悼漱芳》一诗中,有“假名闺阁写文章,月旦权威意味长”之句,以记其事。

又“论语八仙”中的大华烈士,是简又文的笔名。大华烈士开始是在《论语》上发表系列连载散文“西北风”,记述冯玉祥的西北军中的掌故、见闻与趣人趣事。后来又续写同样是系列性的“东南风”,其中内容自国内至国外,所涉猎的范围更加广泛,而风趣幽默的笔调则如一。西北东南二风与姚颖的“京话”一样,都是当时论语同志及读者喜读的作品。不过很多人不明白“大华烈士”的署名真义何在,有何内涵,有人望文生义,以为是“大中华烈士”或“大中华民族的猛鬼”之谓。由于猜义颇多,使作者后来不得不在《论语》特意劈出一角,专门做出解释:原来作者在西北军中服务公干时(与共产党人刘伯坚等曾为同事),彼此间多以“同志”呼之。“大华烈士”即俄语“同志”的音译。

“论语派”以幽默闲适相号召,“八仙”的文章自然体现出相应的特色,但我以为,事情也有未尽然者。即如上举的“姚颖”的《京话》,幽默闲适当然有之,但也不乏讥刺犀利之笔。还有老舍的“论语”文章,自然幽默之极,但幽默底下却是对社会人生各种弊端和腐朽落后现象的透底深刻的讽刺与批判,并不完全“闲适”。当然,由于“论语派”竖起这样的旗子,“论语八仙”的创作也的确存在这样的倾向,所以当时以及后来的人们以此来评定或否定他们,也不能说不对。不过,时至今日,我觉得应该冷静下来,沉下心来,对“论语派”认真研读,仔细辨析,得出准确结论,以求得历史的公正和公允。

如果暂时抛开某些历史的缠绕,单单从适宜今天人们情趣的角度去品评“论语派”和“论语八仙”的文章作品,你会感到,仅就幽默的表现来说,老舍老向诸人的文章,读之令人捧腹喷饭之余,对人精神的滋润和修炼,也是不无裨益的。

  评论这张
 
阅读(36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