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逄增玉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大半生都在高校教书和从事学术研究。北方人却不能喝酒抽烟,麻将跳舞也都不会。读书教书不是爱好,是生命中不可分离的一部分。教读之余,把所思所感码成文字,是为论文与著作。不敢奢望藏之名山传之百年,只求所思真诚。散步和欣赏自然是校园与书斋生涯中的最大爱好。

网易考拉推荐

中山公园小游  

2010-03-29 09:41:4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昨日下午友人开车带我们到中山公园踏春,说北京的春天极其短暂,不抓紧看,转瞬就没了。进了公园,看到绿竹挺立,厚密如墙,打破了我对北京竹子的成见。我硕士是在湖南师大念的,学校坐落在岳麓山下,山上翠竹成林,四季如碧,皆因南方雨多水润,常常云雾缭绕,竹子喜水喜湿,所以青翠逼人,走进竹林,顿生古代诗人“青翠湿人衣”之感。这北京也有竹子,但北京的干燥远甚江南,降水量和湿润度偏少,都不如同是北方的东北。所以,校园里见到的竹子,即使春夏,绿色里也透着干燥,与南方竹林的湿润碧透无法相比。到了秋冬季节,则枯干叶落,本是南国植物的竹子在这水瘦风寒的北京,可怜煞人。不料在中山公园见到的竹林,却有南国水乡竹林的风韵,挺拔玉立,青翠如润。在公园里,整个空气也显得清新湿润,令人心神愉悦。仔细看,原来竹林地下有水管暗埋,不停滋润土地,怪不得这里的土也湿润绵软。看来,关于北京竹子的文章,可以不写了,北京还是有翠竹、好竹的,特别是到过和没到过的皇家园林般的所在,一定有更好的竹子,兴许,还有春笋如塔,破土而出,把春天高高顶起。

  公园里正举行兰花展,说实话,我看过很多兰草,但兰花盛开还是初遇。四合院的房子,每个屋子都有兰花摆放,南北各地的,公家私人的,送展和参展的兰花品种繁多,流派纷呈,各专其美,美不胜收。还有些兰花品种是历史名人独有或培育的,如忠厚淳朴的朱德元帅,对兰花情有独钟,展出的兰花中就有他养育的品种。我以前读过周瘦鹃的散文,其中花木散文写得清丽之极。周瘦鹃是清末民初最早由传统读书人转为职业作家的,不走传统的科举考试之路而是到上海卖文为生,成为所谓鸳鸯蝴蝶派里的班头代表,其小说风靡一时,所办《紫罗兰》等杂志也广有销路。卖文所得不菲,他就在苏州盖了房子,亭台楼阁,庭院深深。写小说而外,周还酷爱花草园林。1949年后,周隐居苏州居所,每日侍弄花草,养性怡情,写点散文,也属闲情偶记。五十年代,朱德到苏州时,曾慕名到周瘦鹃的府宅观赏花卉,此后也有其他要员到周府访花,直至文革爆发。今日看到朱德的兰花,不由想到周瘦鹃,对随行的朋友略微介绍掌故,以逞“博学”。还看到张学良培育的兰花,是他晚年托人送来的。我对张学良不大“感冒”,感觉复杂,不说了。

 出了花圃,转到了铺着五色土的社稷坛。记得文革前广东作家秦牧——也是当代文学史上十七年文学中重要的散文作家,写过《社稷坛抒情》,声誉甚大,还收入中学语文课本,影响了几代人。关于社稷坛,可看文史掌故,也可看散文,我觉得对秦牧等人的散文,应取历史的态度。

  黄昏已至,夕阳过林,齐去“来今雨轩”歇息用膳。三十年代北平的一批文人作家和教授,时常到此聚谈——当时称为中央公园,“来今雨轩”成为很有意味的文学沙龙。我在《中国现代文学中的沙龙现象》一文中对此有所描述,兹录如下:

        

    三十年代的北京,是京派文学的大本营,除了林徽因的太太客厅、朱光潜的寓所可以看作京派文学性质的家庭沙龙之外,“京派”还有另一个在公共场所定期聚会的沙龙,那就是“来今雨轩”茶社。

“来今雨轩”坐落在中央公园西南隅,是一座上下两层的别致小楼,环境清净幽雅,“来今雨轩”的匾额出自北洋政府大总统徐世昌的手笔。茶社之名,化自唐代大诗人杜甫“旧雨常来今雨不来”的一篇诗序,二十、三十年代北京的一些大学教授和具有京派倾向的作家诗人,如杨振声、朱自清、朱光潜、靳以、林徽因、沈从文、凌淑华、萧乾等,经常来此聚会畅谈。萧乾离开学校后去了天津《大公报》,后来又去上海筹办沪版的《大公报》。他每个月回到北京,总要在“来今雨轩”邀来十几个性情、志趣相投的友人,于品茶聊天之中放谈文学艺术与社会人生,他们的的睿智与谈吐成为那段历史中一道亮丽的文化风景。

这个茶社沙龙做成的最有意味和影响的事情,一是1936年春天,萧乾委托林徽因选编《大公报文艺丛刊小说选》,经过多半年的忙碌,林徽因选出了三十篇作品,既收有已经出名的作家的作品,也收入了一些文坛上还较陌生的青年作家的作品,8月份由上海的大公报馆出版,受到读者的的欢迎和好评;二是为纪念《大公报·文艺副刊》接办十周年,由萧乾组织和协调,聘请京沪两地享有盛名的叶圣陶、巴金等二十名作家担任评委,举办全国性的文艺征文,12月由上海良友图书印刷公司出版,在文学界和社会上产生不小的影响。

一个文艺沙龙不止于聚会聊天的“说话”,而且还“做事”,做出了对新文学发展很有影响和意义的事情,仅此一端,“来今雨轩”便不能不令人神往,神往于那样的茶社和沙龙,神往于那样的文学文化界,神往于那样的文人和朋友。

 

现在的“来今雨轩”已成为饭店,据说都是北京菜。我走过不少地方,也爱吃,算半吊子美食家,对北京的本地菜一向评价不高。当年那么风雅的地方不复有风雅之致而成了道地的饕餮之所,一不快也;饭菜味道一般,更遑论色香味俱全,又不乐也。不过,整个的园子风景不错,有历史文化底蕴,又是春天朗日,微风徐拂,些小饭菜问题,无伤大雅。临行,我语众人:咱们在来今雨轩吃饭,吃的不是饭菜,是文化。

于是大乐而归。 

                                                   2010.3.28

 

  评论这张
 
阅读(93)|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