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逄增玉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大半生都在高校教书和从事学术研究。北方人却不能喝酒抽烟,麻将跳舞也都不会。读书教书不是爱好,是生命中不可分离的一部分。教读之余,把所思所感码成文字,是为论文与著作。不敢奢望藏之名山传之百年,只求所思真诚。散步和欣赏自然是校园与书斋生涯中的最大爱好。

网易考拉推荐

校园里的那座山  

2010-03-04 23:03:1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记得2025日《南方周末》头版有《最后的武斗罹难者墓群的文章,今天的《南方周末》评论版有重庆读者来信,以《文革亲历者,说吧》为题,回应上期的文章。武汉大学中文系教授樊星也在这期的《南方周末·我的2009年书单》中推荐《中国作家》2009年第2期刊载的《聂绀弩刑事档案》,从中反思历史的荒谬与知识分子在当时中国的渺小与地狱般的悲惨至极的遭遇。恰巧去年秋季我到重庆师范大学开会,听说重庆有中国唯一的红卫兵墓地,本想偷空一看,却没有成行,甚憾。文革时我当过红小兵、文革后期上中学又当过红卫兵的。好在当红卫兵时大串联和武斗等事情已经过去,我们只是带着红袖标到学校不上课、三天两头学农学工学军而已。我知道的一位参加过武斗的红卫兵学生司令已经被伟大领袖的号召送到农村的广阔天地修理地球去了。听说武斗时死了不少人——我家屋顶上半夜里就滑过子弹的尖叫。后来……再后来,我也下乡当知青、恢复高考上大学读本科硕士博士、当助教讲师副教授教授,一路混到今天的下等中产阶级,往事都如梦如烟。报纸的文章不由触动了思绪,想想,那段岁月其实还是压在心田的,要不,不会在七八年前写名为《校园里的那座山》的杂感,送给日本的华人报纸发表了。写文章时是什么触动了神思,不得而知了。下面抄录的,就是那短文。

                                                            ——   逄增玉于北京冬末识志

 

 我读大学的时候是七十年代末,拨乱反正刚开始不久。那时每天到图书馆看书都要路过一座小山冈,孤零零的立在校园一隅,零散地栽着几棵小树,长着萋萋荒草,看去更象一个土堆。我们一些从大山里来的同学,常常嘲笑着说,那也叫山啊,跟个坟包似的。因为看不上,也就没有上去过。春去秋来,岁月流转,那山上的树木全不管人们的冷落,一年年竟长得繁茂浓密起来,到大学四年级的时候,看着成为一片不错的风景,春天鹅黄,夏天碧绿,秋天红叶,冬季披雪,四季的风光都齐了。

 因为即将毕业离校有些无所事事又有些留恋校园生活,我与几个同学第一次漫步到山冈。上面有若干石凳,可以歇脚;林深处有恋爱中的男女,受我们惊扰慌乱离散。那时节大学生谈恋爱的不多,终成眷属的稀少,在恋爱中敢于越雷池犯“资产阶级生活作风”错误——也就是接吻拥抱甚至上床的更少。看着匆忙逃去的男女——估计是外语系的,我们中的一位诗人发了几声怪叫。石凳坐上去挺凉,山顶四顾也望不了多远,没有山泉之鸣,也无苍痕古迹,拜神仙之灵和发思古之情皆不可能。倒是山下有一扇红砖垒砌的门框,上面隐约有若干墨迹,像是“文革”中残留的标语。门里被砖石堵死,外面还加了一排上锁的铁栅栏。这堵门使我们猜测此山过去可能是储藏冬菜的大菜窖,或者是“文革”中挖的防空洞之类。“深挖洞”的“最高指示”使“文革”时期的中国到处是洞穴暗道,其遗迹在七十年代末还到处可见。

毕业前夕的一个偶然机会,听一个老教师讲“那过去的事情”,才知道那座山真的有过“坟包”的历史,埋藏着血腥和悲惨的历史。原来,在“文革”的疯狂岁月中,这所大学的众多师生也跟全国人民一样集体疯狂,成为誓死捍卫一个领袖及其思想却彼此不共戴天的 “无产阶级造反派”的“战士”,参加了诸派系疯狂的“斗争”,在一次攻打火车站的武斗中,几个年轻、纯洁却狂热的大学生中弹死亡,其中一位还是女性。他们鲜血淋漓的尸体被同派系的“战友”运回校园,在“死得重于泰山”的追悼和讨还血债的狂呼后,被草草埋葬在校园的草丛里,这就是那座小山的最初缘起。后来,在“准备打仗”的声浪中,那片校园下面挖起了防空洞,而小山的门就是防空洞的出口。至于那几个学生的尸首在挖洞时怎样处理,下落如何,那位老教师也不清楚。

二十几年过去了,校园里的那座山,经过多次的修葺,出落得愈发秀丽,荒草变成了草地,小树变成了葱茏的树林。夕阳西下或清风朗月之时,不时的有成双成对的大学生在那里或站或躺,喁喁私语或狂吻热拥,根本不管周围是否有人,比我们那时“进步”和勇敢多了。旁边幼儿园的孩子,也每每放园后在那里嬉戏游玩,喧闹嬉笑之声构成了时代的幸福乐曲。现在,很少有人知道那座山的下面还埋藏着那样的生命和历史。当年给我们讲那段往事的老师、亲历过那段历史的人们,渐渐地老了,退休了,一些已经去世,我自己也已年近半百,早生华发。我知道,当下太平岁月的幸福的人们,无从得知也不想知道那会破坏心情的往事,我自己没有机会、即使有机会也不愿意讲述那样的历史。可是,每当走过校园的那座山,那几个早已被历史遗忘的无名的年轻生命,那些宝贵生命的无意义死亡,那种过于沉重的历史,还是经常浮现出来,难以忘却。

校园中那座山,是美丽的景观,也曾是生命的坟,是一代人压在心中的坟,是在岁月流逝中愈来愈被淡忘的历史记忆。

  评论这张
 
阅读(99)|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