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逄增玉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大半生都在高校教书和从事学术研究。北方人却不能喝酒抽烟,麻将跳舞也都不会。读书教书不是爱好,是生命中不可分离的一部分。教读之余,把所思所感码成文字,是为论文与著作。不敢奢望藏之名山传之百年,只求所思真诚。散步和欣赏自然是校园与书斋生涯中的最大爱好。

网易考拉推荐

由抗洪中牺牲的农民与军人想起的……  

2010-08-06 22:33: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吉林省大水灾,电视报道永吉县一个乡村农民,大水袭村时自家本来安全,却毅然驾驶自己的拖拉机到村里拉走村民,几次往返,救人达120多。最后一次返回村子前,本已非常劳累,想休息,听说村里还有人未出来,又驾驶拖拉机返回去,结果拖拉机被洪水冲倒,这个农民连人带车被洪水冲走,不见踪影。事后采访时,他的70多岁的老父亲说:我儿子用一条命救了120条命,值得!这是一位没有工资、劳保、公费医疗、医疗保险、没有任何国家福利待遇的老农民在丧子后的朴素的言辞。还有一位沈阳军区某抢险部队的团参谋长,在架设舟桥时洪水越来越大,他果断命令让已铺设好的舟桥和冲锋舟脱离以免舟桥冲垮,结果他和几位战士所在的冲锋舟瞬间被洪水冲倒落水,他用最后一点力气把一位战士推了一把,自己被滔滔洪水卷走牺牲。在吉林市举行的追悼仪式上,战士们举枪对空射击,向战友致哀,向英雄致敬。这位生于1972年的黑龙江籍军人,家有老母妻儿,牺牲时不过38岁。

      这个时代,很难有什么让人感动了。但面对这样平时默默无闻、关键时舍己为人献出生命的农人与军人,有良知的人,是会感动的。感动之余,作为一辈子研究现代文学的人,我想起的是沈从文的小说。沈从文说自己对农人与士兵怀着无可言说的爱——尽管那是民国时代边地湘西的旧军人与半原始半宗法的前现代的农民,对知识分子和都市所谓上层人充满厌恶。他笔下的士兵与农人,朴素,忠厚,憨直,也有点愚和痴,还不乏笨拙,但都可爱,像那个蔡锷将军的老部下会明,充满生活的琐碎和热心,但心里一直忠于将军的理想:把军旗插到敌人的城堡,战后到边塞解甲归田,边农耕边卫国。这样傻傻的士兵读了叫人难忘,不流泪地心里暖热。还有一篇小说《道德与智慧》,写城门失火时,那些路过这里准备开赴抗战前线的士兵奋勇救火,而那些留学欧美的大学教授上流人士——不知他们的学历是克莱登大学的还是西太平洋大学的,却站在平台上观火看风景,还对家里的仆妇把自己养的母鸡拿去给救火受伤的士兵的行为嘲笑讥刺。在这里,沈从文小说以生活的具象表达了他一贯的对知识分子有所谓“知识”和智慧却无道德——缺德无德的看法,而所谓的没有知识的下等士兵和仆妇,却是大德大智之人。沈从文小说鲜明存在的对军人农人的爱与赞美、对上等人和都市知识分子的厌恶与鞭挞,过去或被认为有民粹主义之嫌,或被说成是缺乏现代民主意识和现代文明意识的反现代倾向,甚至被认为是向后看的“反动”派——1949年郭沫若不就是如此评价吗?我在八十年代读研究生时跟导师读沈从文,也曾接受了流行的论调,认为那些对主人“奴隶式”忠诚的老兵缺乏现代意识,那些热爱土地接受宿命的农民尽管朴厚却也愚昧,是鲁迅倡导的改造国民性所应该大力改造和启蒙的。现在,经历了那么多的事情、在高校呆了几十年、见过很多所谓知识分子的嘴脸之后,却不再那样看待我所尊敬的沈从文的小说和小说里的农人与军人。事实是,不管时代怎样变化,世事如何移易,沈从文先生对知识分子——特别是有文和无文的文人——的看法和见解是对的,准确的,正确的,真理性的。在小家和大家和国家有事有难之际,靠得住的,能够舍身为人为国的,还是军人农人和工人。吉林洪灾中牺牲的农民和军人,再次证明了这个真理,也证明了沈从文先生人生认识和态度的正确。

        当然,我在这里不是简单地提倡什么“卑贱者最聪明,高贵者最愚蠢”的老调,也不是认为知识分子也应该抗洪水牺牲自己,知识分子别有自己的使命和职责,特别是在从事自然科学的知识分子中,确有鲁迅说的“民族的脊梁”在,有大批为国家的进步科学的发展默默奉献者。我这里说的知识分子,是特指的。

       我本工人家庭出身,祖父和父亲都是工人,从小生活在矿区工厂和工人群体中,他们的某些东西深刻地感染着我。所以虽然一路读书成为所谓的知识分子,但我总觉得与所谓知识分子有些“隔膜”,特别是与那些披着知识分子外衣的假冒伪劣者,更是格格不入,为人处事,多有不同。人过半百,愿意怀旧,身在大学校园,却常常回忆小时候与那些工人叔叔伯伯和他们的孩子在一起的时刻,那种虽然不富裕却朴素宽厚爽直的矿区氛围和做人做事风格。甚至想,不如当年不上大学,留在家乡,那也是生活,可能生活得更像一个人。我矿区时代的少年伙伴,始终是最好的朋友,甚至是肝胆相照、该出手时就出手的朋友,尽管他们文化程度没有我高,尽管他们有的活着,有的死去,有的在中国,有的在非洲。

      向那些为抗洪而献身、牺牲的农民和军人,默哀,致敬。

    那些泥土一般的人民,永远是国之栋梁和民族脊梁,是靠得住的地母。

  

   

  评论这张
 
阅读(91)|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