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逄增玉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大半生都在高校教书和从事学术研究。北方人却不能喝酒抽烟,麻将跳舞也都不会。读书教书不是爱好,是生命中不可分离的一部分。教读之余,把所思所感码成文字,是为论文与著作。不敢奢望藏之名山传之百年,只求所思真诚。散步和欣赏自然是校园与书斋生涯中的最大爱好。

网易考拉推荐

轻尘之恋 (王益)  

2010-09-24 23:11:0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按语:中秋节接到学生王益的电子信。王益是浙江人,典型的江南女孩子,却跑到遥远的大东北读书求学六年。硕士毕业后回到江南工作。此文是她佳节之际思念东北的文章,润致绵绵。没有经过她同意,就转发在这里,以慰藉所有离校的学生对黑土地的思念之情。

 

 

轻尘之恋

 

想念东北。突然很想。想念是一种奇怪的思维。不在这儿的,但就是在你面前晃悠,怎么也赶不走。很久以前的,但好像只不过打一个盹儿的时光,生剌剌,活泼泼,跳着叫着,它们都如雀儿一般挤一起了。我小小的脑袋就是那小小的鸟笼,怎么也装不下,感觉要爆炸了。于是一不小心,想念的头疼了。

    作为一个南人,是不应该对那一片广袤的黑土地产生如此深切的感情的。我很奇怪自己的例外,一张录取通知书就让自己在那安安心心妥妥贴贴地呆了六年。逃课,睡懒觉,从一个书架翻到另一个书架,从一条街吃到另一条街,我日日徜徉在风景如画的校园里。我喜欢春天里那大团大团的柳絮,一直不明白差不多的柳树在南方就是扶风弱柳,到了这里就会有强劲而绵软的柳絮。我看着风把那些柳絮团成越来越大的球,越滚越大,越滚越远。看不见柳絮的时候我就看紫藤,紫的,白的,紫白相间的,流苏一样一串串垂下来,我喜欢她们的轻盈流丽,要是用来做门帘多好,布置在秋千架上就更好了。我喜欢看到花,桃花,樱花,海棠,玫瑰,明媚璀璨的花色,足以照亮心底所有的欣悦,更何况还有花香暗涌,那就让我们沉醉不知归路吧。

    日日穿梭在花丛中,仿佛听得见时间流淌的声音,清幽如泉,激越如瀑,浩渺如海,多数欢喜,但有时又不胜悲伤。我唯一不能忍看的花是丁香。图书馆旁边的小林子,有几株丁香,细细的茎杆,但是风姿绰约,芳香扑鼻,太过馥郁的香气让我替她们感到心疼,因为好像倾尽了她们一生的气力。一阵雨,几阵风,花期如梦终成空,就这样落了,散了,躲进黑色的土里,同时躲起来的还有春天,夏天,秋天。东北的冬天真是漫长啊,我简直穿腻了羽绒服,还有厚重的棉大衣。我不喜欢冬天,光秃秃的树枝,灰蒙蒙的天空,虽然二00一年的第一场雪带给我永生难忘的兴奋与欢愉。

    最后一次丁香花开,是临近毕业答辩。雨打丁香,簌簌扑落,如我不能自己的眼泪。我忘了所有的欢乐与痛苦,我只是感伤。曾经相遇,胜过从未碰头,可还是伤别离,我的青春曾与这片土地紧密相依,我甚至觉得我的血液里都有黑土的腥香。我所经历的东北,其实简单肤浅的很,只不过是校园里那一方四角的天空。但偶尔在电视里听到那浓重的乡音时还是情难自禁,我喜欢他们,我曾经和他们共同生活在高远深蓝的天空下,我是他们的乡民。大碗喝酒,大块吃肉。或者罐装的啤酒,就着哈尔滨红肠,还有水煮的花生,这是我臆想了无数次的乡民生活。那是我的一个梦,之所以不敢去尝试那简单易行的臆想,是怕旅梦碎了,想你们的愁绪纷纷。

    我想念呼兰河畔那个敏感忧郁激情跌宕的女子。是在一个冬天遇到她的,她的童年,她的祖父,她的后花园,她的小团圆媳妇。那是一个异常湿冷的冬天,我好像看到她握着笔的手指被冻得通红,呵一口气又继续写那一行行又黑又小的字。我多么希望她不要长大,祖父也不要老去,永远带她在后花园里捉蚂蚱,种萝卜,摘玫瑰,背唐诗,吃黄泥裹的掉井的鸭子。但是她被迫一夜成长,逃婚,疾病,颠沛流离,英年早逝,试问那窄窄一方浅水湾,何以安抚那颗孤独寂寞跌跌撞撞伤痕累累的灵魂?

    我也想念那个在北极村出生的女子,奶奶的大木刻楞房子,爷爷的碗窑,雾月里的牛栏,秦川的土豆,酒鬼的鱼鹰,逝川的泪鱼,她的娓娓道来,她的温情脉脉,像一张巨大的网,把我深深裹进兴安岭丁丁的伐木声里,黑龙江滔滔的浪花里。我每次看到她,她的梨涡里都盛满了笑容,同时她的眼里好像蒙了一层水雾,我不忍看她,所以替她把泪水先流了。她一个人度过了世界上所有的夜晚,终于看到越过云层的晴朗。我由衷地为她高兴,可是我知道,有些与生俱来的痛,也许会相伴一生,如她的忧伤,她的悲悯,她含泪的微笑,她历经沧桑后的永不绝望。

    我想念你们。仿佛你们给我最透彻的快乐与痛苦。感谢你们的盛世芳华,感谢你们的暗香袭人。虽然所有的花终是零落成泥辗作尘,可是,就算卑渺如小小尘埃,也一样能开出花来。

   佛说,微众尘即非微众尘,是名微众尘。佛说,凡所有相者皆是虚妄。可是,眷恋尘世如我们怎么可以无视这个世界的活色生香,花红柳绿呢?断不了的尘根,就由它牵绊吧,若痛,就受着,如爱,那就狠狠爱。

 

  评论这张
 
阅读(114)|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