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逄增玉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大半生都在高校教书和从事学术研究。北方人却不能喝酒抽烟,麻将跳舞也都不会。读书教书不是爱好,是生命中不可分离的一部分。教读之余,把所思所感码成文字,是为论文与著作。不敢奢望藏之名山传之百年,只求所思真诚。散步和欣赏自然是校园与书斋生涯中的最大爱好。

网易考拉推荐

樊骏:一个真实的神话  

2011-02-22 19:49:1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魏建(山东师大文学院教授、博导)< xmlnamespace prefix ="o" ns ="urn:schemas-microsoft-com:office:office" />

     载《齐鲁晚报》< xmlnamespace prefix ="st1" ns ="urn:schemas-microsoft-com:office:smarttags" />2011130

115,樊骏先生去世了,终结了一个真实的神话。

这位新中国培养的学者,在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研究中国现代文学50多年。退休后被授予荣誉学部委员,享有我国人文社会科学界最高学术荣誉。然而,按照当今流行的“专家”标准,樊骏先生连中等“人才”也算不上。没有奖项、没有申请科研项目,没有学术专著(只有论文集等),发表的论文也不多。可是,读过樊骏论文的人,几乎都是交口称赞。

1986年春,在全国老舍研讨会上,樊骏先生宣读他手写的论文《认识老舍》,台下鸦雀无声。我和许多与会者都惋惜记不下来,问他何时能看到文字稿。他好像很不安地说:写得不好,还得改。等了一年,两年……整整等了十年!这篇论文才正式发表。我们都在赞美这十年磨一剑的杰作。可樊骏还是不满意,直到2001年又做了一次大的修改。这就是樊骏的众多“神话”之一:一篇论文修改了15年!

樊骏“神话”之二:不当导师。我国刚设立学位制度的时候,樊骏先生就可以做博士生导师了,可他不申请,连硕士生导师也坚决不当,直到退休。熟悉樊骏的人都知道,他这不是谦虚,也不是想摆脱作导师之累。他想做事,并不想要名。他义务地辅导别人的许多硕士生和博士生。包括我在内的很多晚辈,都得到了他的悉心指教。二十多年来,我们这些私淑弟子想请他吃顿饭,他一次也没有答应。

樊骏还有一个更神的“神话”。2000年,一个信息在我的同行中不胫而走:有一个不让透露姓名的人出资100万元设立“王瑶学术奖”。我们都想知道这神秘人物是谁?很多人猜的是已故中国现代文学研究会会长王瑶教授的女儿。两年后,樊骏的《认识老舍》以最高得票入选首届“王瑶学术奖”候选论文名单。樊骏力辞不受,评委们却坚持要评。在争执的当口,某知情人说露了嘴——樊骏就是那出资人!在场的人震惊了!有人哽咽着说:樊骏即使以他的名字捐款也足以让我们感动啊!何况用老师的名字,还不让说!哪知樊骏后来又捐款100万元给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设立“勤英文学研究奖”,同样不让别人知道捐款人是谁。

樊骏先生的安贫乐道也是大家传颂的话题。他出门不要出租车,直到80岁还是乘公交车。我只见过他的三件衣服:蓝色涤纶中山装,白色衬衣,晚年那件灰色夹克衫。樊骏先生捐出的200万元是包括他继承遗产所得的几乎全部家产。他自己省吃俭用,却倾其所有奖励他人的研究。

无论顺境和逆境,樊骏先生都能做到既“独善其身”又“兼济天下”。他写的最多的文字是关乎全国的大学问。他从1953年起就参与统筹全国文学研究的宏观战略。1978年以后,他一直对全国的现代文学研究做高屋建瓴式的全局性思考,亲自规划、组织和领导这一事业二十多年。可惜,这位胸有全国的学界领袖,却没有一个家,一生没有结婚。除了做学问,他没有多少喜好。我们见他多是在学术会议上。会后的旅游者中从没有看到樊骏的身影。我们常常不理解,他急着回家干什么?那个家永远只有一个人和数不清的书。

为什么大家总在传颂樊骏先生的“神话”?无非因为他深深地感动了我们。如果让中国现代文学研究界推选感动中国人物,必然是樊骏。他所感动我们的首先是他人格的高尚和这高尚背后的自我牺牲。在做人上,他对自己要求极严,到了近乎苛求的程度。比如,不知多少人关心他为什么不结婚?他几乎都不回答。据樊骏的弟弟说:他不结婚是怕自己的严苛让别人受不了。多少年以后我才明白,樊骏先生对自己是怎样的严苛:不能当一个好丈夫,就不当;不能当一个好父亲,就不当;不能当一个好导师,就不当……

樊骏先生去世那天,我正在北京。刚开完会我听说樊骏先生病危,急忙赶到北京医院他的病床前。他双目紧闭,听不到我的声音。我从他那里唯一感受到的信息就是体温极高。他身边的亲友和医生告诉我,这最后时刻可能就是今天。说到抢救的时候,樊骏先生痛苦得全身颤抖,我意识到:他不是神,神也救不了他。他只能在人格上超越生命,创造了一个不可企及的神话。

樊骏先生不可企及,却有并非遥不可及。他不就是总说真话吗?不就是总以事业和他人为重吗?不就是不沾公家的便宜吗?不就是不当导师吗?不就是认真地写好每一篇文章吗?……然而,就是这些看似简单的事情,又有几人能做得到呢

这就是樊骏的价值:常人应该做、都能做、却都没做的事情,他尽可能地都做到了。为此,他舍弃了那么多人间的享乐。他几乎是为学术殉道,为真理殉道。他牺牲了常人都有的东西,得到了常人没有的东西。人性中的虚伪、敷衍、苟且、占有欲……,他都没有。他拥有的是人格的完满。他才是一个真真正正的人,用他的一生,活出了人之为人的尊严!

今天是樊骏先生遗体告别的日子,我为他写了一幅挽联:

无妻室无家产无专著无一名入室弟子独善其身默默治学不恋常人之所有

有大爱有恒心有卓识有万千私淑门生胸怀天下苦苦殉道只守众生之所无

120

  评论这张
 
阅读(231)|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