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逄增玉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大半生都在高校教书和从事学术研究。北方人却不能喝酒抽烟,麻将跳舞也都不会。读书教书不是爱好,是生命中不可分离的一部分。教读之余,把所思所感码成文字,是为论文与著作。不敢奢望藏之名山传之百年,只求所思真诚。散步和欣赏自然是校园与书斋生涯中的最大爱好。

网易考拉推荐

两岸应该认真研究“被革命”这个社会问题 (转载)  

2011-02-06 11:44:2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1-02-05)

“台湾问题”是国共内战遗留下来的重大历史问题。台湾问题也是中美两国之间的重大问题。在2011年1月19日发表的《中美联合声明》中,中美两国再一次声明:“双方强调台湾问题在中美关系中的重要性。”这个既是两岸之间、又是中美之间的“双料”重大问题,在经过60多年了之后,至今还是无法解决,而且还在不断地造成各方之间巨大伤害的危害,这是令人万分遗憾的!

众所周知,孙中山先生、蒋介石先生以及国民党人长期进行的革命是“国民革命”,而李大钊先生、陈独秀先生、毛泽东先生、周恩来先生以及共产党人长期进行的革命是“人民革命”。因此,国共内战其实是“国民革命人士”与“人民革命人士”之间的战争。尽管笔者对“国民革命”与“人民革命”这两个革命都是认知不多,只是从一些书本中认知这两个“革命”。但是,由于笔者也算是语言哲学学派的信徒,因此长期依据文字方面的资料认真研究包括这两个“革命”在内的各种“革命”。

笔者在2011年1月29日早晨醒来后,突然间想到“被革命”问题。众所周知,凡有“革命者”,必有“被革命者”。因此,“革命”与“被革命”是一个不可分割的统一体,犹如硬币的正反面一样不能分开。问题是硬币的正、反两面都是无意识无思想的,因此,不管哪一面,它们都不会去争什么对或错;但是,在“革命者”与“被革命者”之间,绝对不可能不去争“革命”或“被革命”的政治地位,反而是争得无比激烈,甚至要大打出手!国共内战就是铁证!

笔者长期研究“革命”这个词汇。笔者原先认为只有在大陆才会有“反革命分子”和“反革命罪”,而在南京政府时代与台湾地区不会有“反革命分子”和“反革命罪”。后来在吉林文史出版社出版的《蒋介石和胡适》一书中见到,原来早在1929年时,中国就出现了“反革命分子”与“反革命罪”,在该书中有这样一段文字介绍此事:

“1929年3月,国民党第三次全国代表大会召开。据上海各报专电,上海特别市党部代表陈德征在三全大会上提出了《严厉处置反革命分子案》,内称;‘凡经省党部及特别市党部书面证明为反革命分子者,法院或其他法定之受理机关应以反革命罪处分之。如不服,得上诉。惟上级法院或其他上级法定之受理机关,如得中央党部之书面证明,即当驳斥之。”

胡适先生在知道这个提案后,他向当时的司法院院长王宠惠提出抗议。除此以外,胡适还写过《人权与约法》一文,批评“国民政府”颁发的一道保障人权的命令,提出这道“人权令”中的所谓保障“身体”、“自由”、“财产”的法律规定,空洞模糊,没有对人权的含义作明确规定;“命令”只禁止“个人或团体”侵犯人权,而不曾提及政府机关。胡适先生认为:“但今日我们最感痛苦的是种种政府机关或假借政府与党部的机关侵害人民的身体、自由、及财产。”胡适先生又指出:所谓 “依法严行惩办”,也不知所依何法,无具体法律条文则可能无论什么人,只须贴上“反动分子”、“土豪劣绅”、“反革命”、“共党嫌疑”等等招牌,便都没有人权的保障。胡适先生还指出:“无论什么书报,只须贴上‘反动刊物’的字样,都在禁止之列,都不算侵害自由了,发布这种‘命令’,不过是‘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

总之,该书作者认为:“在‘革命’革到老百姓敢怒不敢言的地步,胡适能仗义地挺身而出,说出几句批评政府与蒋介石的话,确实鼓舞了很多人,尤其使部分知识分子对胡适十分敬佩。”该书作者特别指出,胡适能够不客气地说:“我们所要建立的是批评国民党的自由和批评孙中山的自由。上帝我们尚且可以批评,何况国民党与孙中山?”

众所周知,在蒋介石先生等国民党人看来,北洋军人是军阀,因此是“被革命者”;毛泽东先生、马寅初先生、彭德怀先生等人也是“被革命者”。问题是,这些“被革命者”能够享有批评毛泽东先生、孙中山先生、蒋介石先生的自由吗?

最近,中国大陆网络上正在研讨农民“被上访”、农村“被城市化”、住房“被强拆”等社会问题。两岸为什么不去认真研究中国一百多年来一直存在着的“被革命” 的社会问题?尤其是两岸将要纪念“辛亥革命”一百周年,更加值得研究“被革命”这个社会问题。笔者认为,两岸同胞、两岸政府、两岸政党、尤其是两岸专家学者一定要研究以下一些“被革命”问题:

1)中国的革命者与被革命者是不是都享有“人人生而平等”的人权?

2)难道革命者真是可以享有“革命无罪、造反有理”的权利吗?

3)如果“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的法则成立的话,那么,革命者压迫被革命者,被革命者必然就有反抗的权利;同样,被革命者压迫革命者,革命者必然就有反抗的权利。问题是:在革命者与被革命者之间,谁是压迫者?谁是被压迫者?中国的“革命者”能够单方面给“被革命者”强加上“反动派”、“反革命分子”、 “不革命分子”等各种罪名吗?“被革命者”有没有为自己作出无罪辩护的人权?如果“被革命者”为自己作出无罪辩护的话,这是不是属于乱说乱动?如果只许 “被革命者”服从“革命者”,这是不是强权政治?

4)中国的革命者在夺权革命战争胜利后要不要建立一个“依法治国”的国家?还是坚持传统文化中的“人治”原则?

5)中国的革命者是不是也要“有法必依”?在中国革命者违法时,司法机关能不能“违法必究”?司法机关能不能对违法的革命者“执法必严”?

6)难道中国广大民众只能“读某一位革命家的书,听某一位革命家的话,照某一位革命家的命令(或指示)办事吗”?

7)两岸的“革命者”还会对中国的“被革命者”进行“继续革命”吗?还是对“被革命者”不再“继续革命”?两岸的“革命者”要不要对自己也进行“革命”呢?

但愿两岸同胞能够认真研究“被革命”这个社会问题!但愿折腾了两岸同胞已经一百多年的“革命闹剧”早日结束!但愿两岸中国人能够与“你革他的命,他革你的命”的“传统观念”决裂而信仰构建“和谐中国”的“科学思想理论”!特别是希望两岸“革命者”能够丢弃“只许你革他的命,不许他革你的命”的霸权主义!

最后,奉献给两岸革命者这样一句名言:“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这是不可抗拒的历史潮流!

                                                    胡儒德

                                                   《联合早报网》

  评论这张
 
阅读(8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