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逄增玉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大半生都在高校教书和从事学术研究。北方人却不能喝酒抽烟,麻将跳舞也都不会。读书教书不是爱好,是生命中不可分离的一部分。教读之余,把所思所感码成文字,是为论文与著作。不敢奢望藏之名山传之百年,只求所思真诚。散步和欣赏自然是校园与书斋生涯中的最大爱好。

网易考拉推荐

文学知识分子的问题  

2012-01-03 23:21:4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大学中文系和文学院工作近三十年,知道全国大学几乎有一个规律:中文系或文学院都是该大学比较乱的,麻烦事比较多。来传媒大学后在一个会议上,有非中文出身的领导会下开玩笑地说:中国大学的中文和文学教育是不是很失败?为什么该学科出来的人有那么多的问题?头疼!

     这比不上“现在中国大学为什么不出大师”的钱学森之问,但也堪称当代中国大学文学教育的典型追问。

    是啊,以我在大学中文学科多年所见所闻,琐碎、计较、偏执、目光短浅、心胸狭窄、自以为是或自恃甚高、缺乏合作精神、不会欣赏他人、白衣秀才王伦式人物较多,是中文学科的通病。记得九十年代在东北师大中文系任教时,一位师长有两段名言:一说中文系是整人系和炼人炉,二说现在市场经济,学校围墙之外到处流金淌银,但也豺狼虎豹充斥,中文系人不敢到外面抢金夺银怕被吃掉,只好在校园内窝里斗算计、你争我夺,最后抢到手的是块玉米面发糕。

    为什么如此呢?一是传统使然,君不见古人说文人相轻、一做文人便无足观;二是49年后三十年内政治上被彻底搞臭;三是改革开放后文人下海发财者少,当大官者少,基本被边缘化了。前三十年政治上臭和近三十多年经济上穷,一个甲子的边缘化和落魄,心态不病态才怪。还有一个中文知识分子自身生活和治学方式的问题:比如理工农医类知识分子,很多事情要做成,需要团队和大家的配合,特别是搞工程的人,要懂得技术,还得参与管理,作为一个技术员或工程师需要与材料、施工、设计、勘察、后勤等多个部门协调整合,不然工程难以完成。这样的工作方式容易培养团队精神和协作精神级领导能力,所以改革开放后他们很多人成为各级领导人。医学也是这样,一个手术需要多个部门和整个团队的合作。而中文学科的人做学问都是单打独斗,个体式、小生产式和小作坊式的,比较封闭孤独,在电子媒体出现以前甚至中文知识分子彼此之间还要封锁资料、以邻为壑,这与小农的生产方式具有同一性。如此的生产和生活方式久之必然带来人格和心态上的问题,何况还有政治与经济体制上的压抑与边缘。记得文革后期毛泽东提出大学还是要办的,但主要是理工科大学。你看,文采武略自认为超越秦皇汉武、唐宗宋祖、前无古人的毛泽东,对文科知识分子是最轻蔑的。

       好像有大人物说过:秀才造反,别说三年,给他们一百年也不成。为什么难成大事?心胸、气魄、领导才华、领袖能力、合作精神、团队意识等,都存在难以靠自身解决的问题。

     中文知识分子的软肋和毛病,古今一体,今朝更甚。当然,中文学科也有大师俊杰,古代和民国时代为多,从民国时代走过来和五十、六十年代上大学的人也有不少,我上大学时还亲炙烈东北师大中文系那批民国时代过来的教授们的风采,后来他们陆续退休、谢世了,79级以后的学子们几乎无法领略他们上课治学的风采。大师如老兵日渐稀少,传统日渐稀薄,官本位日益严重,学问日益不值价,甚至糟蹋学术,败坏学风,学问不行,整人有术,大乱子没有,小动作多多,难怪中文学科被人认为“有问题”和瞧不起。

     中文学科的问题与大学精神和文化的问题互为表里,与知识分子的整体心理人格结构密切相连。此问题太大,非三言两语能说明白,故不论,供探讨。

  评论这张
 
阅读(149)|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