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逄增玉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大半生都在高校教书和从事学术研究。北方人却不能喝酒抽烟,麻将跳舞也都不会。读书教书不是爱好,是生命中不可分离的一部分。教读之余,把所思所感码成文字,是为论文与著作。不敢奢望藏之名山传之百年,只求所思真诚。散步和欣赏自然是校园与书斋生涯中的最大爱好。

网易考拉推荐

苏联时期负筛选的人事制度对中国的警示  

2012-05-12 11:34:0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南方周末》5月10日《大参考》栏目有香港科技大学丁学良的文章《负筛选的人事制度——苏联为何遭遇体系性失败之二》,读后很有感慨。这可能是老社会主义国家的通病,形成既久,医治很难。但不改变,会有大事。联想到在生活工作中遭遇和看到的很多事,就感慨万千。劣币驱逐良币,在当下很多地方和部门,已经构成为与苏联时期的反向淘汰即负筛选一样的局面。比如,在某些地方的高校,有能力的学者大面积流失,他们不单为的是更好的地域更多的物质,而是被劣币驱逐。我有朋友曾经执掌某地方大学领导,谈到欲引进某出色的学者时,对我说:学问很好,但听说有个性。我说大学教授有能力有才华者有几个没有个性,恰恰是有个性肯独立思考不随波逐流才使得他做学问有成绩。大学应该养天才、奇才、怪才、人才,就是不能养大批误人子弟的庸才。朋友诺诺,但最后没有引进。他的逻辑是:人才多了不好领导,他们总有观点和见解,平庸者多点无所谓,反正大学黄不了。我知道后,惟有苦笑。

     最近媒体报道湖南高校评职称评委收钱,很多评委本身就没有什么学问。其实,这种现象岂止湖南,在某些人文不盛的地区更严重……据说某大学一位父亲曾经是大学著名教授、自己成为学院收发员的个人找到院领导说:我也要当教授,那某某老师话都说不清楚都当教授了,我为啥不能?

     难怪上海交通大学教育学教授熊柄奇说:中国高校厚黑学越来越严重。

     大学如此,其它部门呢?

  评论这张
 
阅读(6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